小程序的「风口」停了吗?
154浏览 · 2019-04-19


被视为2018年风口的小程序,在2019年的发展行情「变了天」。

2019年以来的小程序融资情况发现,截止到4月15日,国内小程序领域累计融资数额近20亿元,这其中还包括腾讯分别投资微盟、有赞的4200万美元和9.1亿港币。而在去年的4月份,金沙江创投创始人朱啸虎曾表示,所有投资机构跑步进入小程序领域,「今年(2018)到4月份,投资金额差不多是70亿人民币」。

同样小程序的融资案例也在同比减少。数据显示,2018年,小程序行业融资数量超过130个,平均每月融资近11个项目。2019年开年以来,小程序行业共发生了21笔融资,月平均融资数量不到7个。时过境迁,小程序融资行情正进入下行通道。

640.jpeg


小程序行业中受资本关注的领域也发生了变化。2018年获得融资的130个小程序项目中,占比最多的是企业服务,达27%。其次是电商,占19.12%。此外,18年下半年开始大放异彩的社区团购也存在感颇强,从8月起每个月都有数额不菲的融资记录。

640-1.jpeg

2019年获得融资的小程序,各领域比例却发生很大变化。其中企业服务以42.86%占比领跑行业,比18年的27.2%更高;生活服务代替电商排名第二位,占19.05%;2018年热门的社交团购乃至电商领域则没那么出彩,2019年各为2例。

640-2.jpeg

纵观一年过去,关于小程序的故事写到高潮又似乎渐趋平静,风口上的小程序一周年后,正在呈现怎样的发展情况?未来小程序行情会走向何方?

 小程序与企业服务:To B业务的广阔蓝海

如今小程序生态最大变化在于,回归商业本质的项目获得持续认可。其中企业服务项目融资变多,比例从27.2%上升至42.86%,成为小程序领域的热门投资赛道。

在传统的观点中,对企业服务行业的印象往往是业务很难爆发性增长,资金回笼周期更长。如今存量经济时代,企业服务正显现出它的价值。毕竟对于小程序开发者和商家而言,模板和插件能大大降低开发门槛,成熟的终端系统也便于小程序端内的数据管理等需求,服务B端的生意正显现出价值。

从工具类到服务类,To B小程序发展情形逐渐明朗起来。其中在18年拿下1.68亿元A轮融资的名片小程序「加推」,以递名片这一需求打入企业服务市场,在六个月里增长了30万的付费用户,其中有近200家是上市公司;作为最早切入小程序服务商领域的有赞和微盟,都已在18年先后完成上市。

640-3.jpeg

朱啸虎在近期也发表了对于企业服务的看法,他认为企业服务「已经处于爆发前夕」,毕竟「美国的VC过去十年从企业服务上赚的钱,超过消费互联网」。

爆发前夕的企业服务行业俨然是一片蓝海,嗅觉敏锐的互联网巨头们也开始加快攻城略地。作为小程序行业生态最大的玩家腾讯,在19年4月连投有赞和微盟两家小程序服务商,显示出其在To B业务上的布局野心。更有巨头玩家如阿里,推出了可一站式管理小程序的小程序云,希望能在To B业务中分一杯羹。

 小程序电商:短暂沉寂蓄势待发

小程序电商领域曾经跑出拼多多、享物说等代表企业。因此2018年可谓是电商在小程序行业中大放异彩的一年,在小程序赛道上发生的投资案例,电商占据了近五分之一。每个月发生的投资笔数,电商也是最多的。

电商的退热,可能在很多人的意料之外。2019年开年至今,小程序电商的融资案例只有两起。而电商小程序的表现不佳,或许与微信团队的不断「克制」有关。

2018年下半年以来,微信的确在对小程序不断进行政策调整:2018年8月,微信公告处理1500多个违规小程序;10月,每个小程序可跳转的其他小程序数量限制为不超过10个;11月微信又宣布,对3000多个公众号和小程序进行相关能力封禁。

一方面从微信生态中成长起来的部分小程序电商,一直有着对于公众号的依赖;另一方面,微信小程序的审核封禁规则不透明,也让电商小程序创始团队有种在「夹缝中生存」,战战兢兢的感觉。

刚开始时,小程序电商能凭借微信庞大的流量资源,轻松进行导流和裂变,然而在微信团队多次限制之后,能获取的流量红利已今非昔比。

比如蘑菇街小程序,背靠腾讯投资和微信流量入口,小程序和微信团队联合重点开发,上线没多久即获得2000万小程序用户,然而去年11月上市前夕交出来的月活6200万,最近半年收入4.9亿,净亏3亿的成绩单,与其享受的资源扶持比起来,有些差强人意。

这些可能也影响了投资人对小程序电商行业的判断。梅花天使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时表示,会避免此前那种流量短时间内爆发,又很快消失的「月抛型小程序」,会「尽可能去投那些有精准使用场景和用户群的小程序」。

换句话来说,他会更倾向于精细化运营的小程序产品。如果只是来微信生态内薅流量羊毛,靠华丽的流量数据交出一份看似不错的成绩单,投资人可能不会像之前那么感冒了。

640-4.jpeg

好在微信团队在「克制」的同时,也一直在开放适用于电商领域的新能力。如18年10月开始,线下扫小程序码可以快捷关注公众号;19年3月好物圈正式推出,微信从搜索切入进一步提高了微信社交关系中的带货能力等。

而小程序电商在适应平台变动的同时,也在寻求新的互联网购物玩法,之前净亏3亿的蘑菇街,通过直播来带货卖货,最新的财报中净亏损已收窄73%为610万美元。快手电商小程序上线半个月以来,在小程序榜单上也有着不错的表现。

后来入场的小程序玩家支付宝、百度和抖音,也为小程序电商提供了良好的平台孵化环境,小程序领域的基础设施逐渐完善。


社区团购:从异军突起到暂时黯淡

2018年8月开始,社区团购融资项目首次进入大众视野,并屡次刷新小程序行业单笔融资额最高纪录,其中2018年11月,「小区乐」完成了1.08亿美元的单轮融资,领跑了18年的小程序行业单轮融资额。之后每个月一直有社区团购项目得到资本机构的青睐。

然而进入2019年,社团团购似乎遇冷,变得只有两笔融资记录。

640-5.jpeg

如果说2018年社区团购开始爆发之时,行业对下沉流量的渴望;那么19年开年遇冷,则可能是社区团购的模式还没有完全跑通,达到投资人的期待。

如今的社区团购模式仍有自身难以弥补的短板。

以生鲜品类主打的社区团购项目为例,在项目体量小的时候,主要需求是优质低价的上游货源,当体量壮大之后,则对供应链和物流提出了要求。而生鲜的利润总体偏低,供应链和物流体系的建设又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,是否值得投入还有待商榷。

此外,过度依赖团长的模式,也让社区团购体系充满了不确定的风险。社区团购要想继续突围,必须采取手段化解自身的短板。在2019年有一些案例作出了模式改进,进而获得了新的融资。

获得IDG等3100万美元投资的「松鼠拼拼」正是如此,松鼠拼拼鼓励团长发展一至两级下线团长,并可从下线团长的GMV再次获得不少于1.5%GMV的奖励,从而巩固团长与平台之间的关系。在生鲜之外,引入保质期较长的食品和日用品,减少对生鲜的依赖。

不过长期来看,社区团购仍需彻底解决团长不稳定和供应链难题,才能复制2018年的高光发展情形。

生活服务小程序:借力搜索潜力可期

经历过2018年整个小程序对流量的狂热追逐后,生活服务类的小程序开始逐渐展露头角。2019年开年的3个半月中,有四例生活服务的融资案例,分别是盒子空间、企鹅科技、青团社和玩秘。

张小龙的连接线上新下场景的目的正在实现,不过略有遗憾的是,这方面的案例如企鹅科技、青团社等,更多是支付宝小程序生态玩家。

不同于大多数小程序依赖社交裂变,生活服务类的小程序会更侧重于产品本身。用户会根据自己的需求去主动找寻小程序的解决方案。这时,搜索则成为生活服务类小程序引流的重要入口。

640-6.jpeg

在2019年的微信公开课Pro上,张小龙表示小程序的使用场景线上是社交和搜索,未来也会更多地发力搜索领域,而放之其他小程序平台,支付宝和百度也在不停提高小程序在搜索中的比重。背靠平台的扶持,生活服务类小程序能会迎来一波红利期吗?

风口一年:小程序不仅是一门生意

2018年是小程序投资火热的一年,但资本始终不应该是验证商业是否可行的决定因素。在2019年小程序融资行情缓慢之际,小程序的产品形态在被不断审视和调整。

如今小程序领域很难被形容为风口,但是埋头发展的小程序正无线接近商业本质,即流量生意终归会衰落,价值服务才能健康生存。

所以我们在18年下半年看到资本对小程序并不热情的时间点,仍有支付宝拿出20亿来补贴小程序开发者和商家;百度将30亿流量开源,提供十亿的创新基金;今日头条构建小程序桌面,开放小程序一级入口。

小程序作为一门生意而言,也许有自身的局限,但作为互联网的基础设施,小程序则变得不可或缺。作为一个诞生两年的新生儿,我们需要对小程序怀有宽容和期待。随着各平台开始构建并完善小程序生态,小程序的未来,或仍是星辰大海。

文章来源 : Tech星球

免责声明: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,谢谢!
远萌传媒 专业、用心、有料的中山小程序开发、中山网站建设、中山网络推广、中山商标注册、产品摄影、创意设计服务商!

图片1.png

 

 

THE END

推荐